六日鹤

少年无端爱风流

朕好想填坑啊~~~~快扶朕起来。回顾了一下我的lo发现自己真是月更的好作者啊「围笑」一月绝不写两篇。
我要改变~要改变~~~~~~~~~~QAQ
我要先从周更做起⋯⋯对,就是这样。
扭动着离开(这个月的lo上又有东西了呢~)

晚风又见他(凡等rps)

亲爱的又美腻的 @CHAIDA 仙女又长大一岁啦,让我来看看尾巴有没有长长啊。狠拽一把(≧▽≦)/    也不知道是什么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反正就这样愉快的在碗在一起了,说好要去好多地方的你要是反悔了的话我就天天给你发小虐段子。反正你就是不可以嫌弃我,我那么可爱,你怎么可以嫌弃我。


以上,给予最真诚的祝福,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有我作伴,难过可以说给我听,快乐可以说给我听,所以可以放弃一直以来坚持的小敏感。么么。






文章写的是William最颓废的时期和吴亦凡刚刚出道的时候,在吴亦凡的劝导下William逐渐走回正轨。有些矫情。。。。。。。




晚风又见他


1


2012年十一月,深夜。


他在荣欣天台享受今晚的第一支烟。


尼古丁卷被烟火点着,便立马生出蓬莱仙境般的雾气,旖旎在人的眼前,令繁华的灯市显得越发朦胧。


William已经忘记自己是何时学会抽烟,是一个月前,还是两个月前,这都已经记不清了。他想尽量把自己变得颓废一点,借此来遮掩自己的失败。


 


荣欣大厦足足有六十四楼,是这一片最大的销金窟,豪华俱乐部,私人会馆,娱乐公司,包揽了这栋大厦的所有楼层。这栋楼,白日里进进出出的全是高级白领,人气新星,夜晚一到就立马开始浓妆艳抹的招揽腰缠万贯的客人,真真是准你富可敌国进,允你典妻鬻子出。


 


他一支烟才抽到一半,便被不速之客打断。


“先生,借个火。”声音沙哑却不醇厚,像是刻意装出的成熟。


William回头一看,果然。二十多岁的小青年,一头用发胶定过型的黄毛被顶楼的风吹得一团糟,身材高高瘦瘦,但穿的很是单薄,此刻被顶楼的冷风一吹,已经冷的瑟缩起来,无法再保持刚开始特地为了耍帅而摆出的姿势。


“先生,借个火。”吴亦凡怕自己的声音被猎猎的风声削弱了,便靠的近些又重复了一遍。


 


William没有动,他在猜测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


 


这具身体里蕴藏着独属于青年的活力,修长的骨节被紧身的演出服包裹着,浓烈的舞台妆带着莫须有的侵略感,受人追捧的满足感使他的骨子里溢满了骄傲。他是个明星,就像千千万万个十八线里脱颖而出的唯一一个般,他所拥有的一切都在证明是上帝赏的他这碗饭,而他所做的,只是端起来吃掉罢了。


正巧,William就最讨厌这样的人。


吴亦凡看那人半天没动作,等的急了便自顾自的叼着烟凑了上去。他比William足足高出五公分,一低头,额前的碎发正好撩过那人的眉心。痒痒的,令人想打喷嚏。


吴亦凡嘴里叼着烟,挑眉看他。“都说香港人是绅士,这位绅士倒是对人格外冷淡。”


William掸一掸烟灰,撇过脸去,只用侧面对他。


“后生仔占了别人的地盘,倒还要怪别人冷言冷语。”


 


针锋相对的气氛被楼道里突然发出的声响打破,窸窸窣窣的声音是男人女人的调笑,没过一会便是擦枪走火顺理成章的肉蒲大戏。男人说的好似是韩文,William就算是听不懂也知道是些淫言乱语。


“想听吗,我可以当免费翻译。”吴亦凡笑呵呵的说。


William转过身,打趣的看着他,说:“哦,那真是谢谢你,无非就是女明星要上位勾搭大老板,擦枪走火,露天就搞上的事情,哪国国情都一样。”


“怎么一样?我们男仔倒是想爬床也没有人要,说到这种事情,我听说你们香港可乱得狠啊。”“能生好靓个西也算是本事,细佬你签的哪个公司,看你现在混的也是风生水起,又何必来动这种歪脑筋?”


“若是动了这种歪脑筋,恐怕你现在早就一脸崇拜的找我拿签名,哪至于连借个火都如此不理不睬。”


William看他一幅痞里痞气的样子,没忍住笑出了声。


“我剪了三年报纸。你呢?”


“什么?”


“我说我出道前剪了三年报纸啊,你呢?”


“比你差一点咯,当了五年练习生,直到今年才组合出道。”


“差不了多少。”


“你可知我有几个队友。”那人歪头一笑。


“两个?我只有两个队友,都好难对付。”


“我有十一个队友啊,加我一共十二个人,一上台满满当当的主持人都没地站。”


“哈哈哈哈哈哈,一首歌四分钟,拍成mv那岂不是平均一人才二十秒,你一般能唱几句词啊。”


“我是团内的颜值担当,一般不轻易开口啦。”


William被他说的完全没办法接话,他想着十几个男孩子站成一排的样子弯腰笑了好久才伸手拍拍那人的肩,全当做安慰了。


“细佬,娱乐圈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吴亦凡倒是像打开了话匣子,吐苦水一般不停的说。


“我十七岁进公司当练习生,每天凌晨六点起,半夜十一二点收工,可惜我在舞房跳得两眼昏花,也比不上别人对着老板暗送几道秋波。以前给我妈打电话的时候,她总是劝我早些放弃了返家,可我哪敢放弃啊,那么多人等着看你灰溜溜的像狗一般卷铺盖走人好伺机补了你的空缺,那么多比你差的人捡了空子比你提前出道。我还没等到他们一蹶不振,还没等到自己闪耀登场呢,为什么要放弃,我还好年青,还有好多的光阴慢慢耗,我为什么不等。”


 


“然后呢,后生仔,你别给我卖惨,真比起来,你等了多少年,我等了多少年。现在我好不容易有点起色,倒被公司骗去给人当‘软饭男’搞公关,别人一句‘而我不是道陈伟霆是谁’让我是在大陆都出了名,你说,我这辈子是不是没有福分?”


吴亦凡将手中的烟摁灭在水泥墙面上,懒懒的盯着刚才发过脾气的某人。到现在四目相对时他才发现,那人的眸子原是不同的,右边那只杏眼高吊,里面似藏有万千冷艳刀锋,左边那只是鹿眼微垂,眼波流转里好似有逼人染指的纯真。


他玩笑般的问到:“陈生,你今年好多岁?”


“27,九天前刚满。”


“两年,最多三年,我赌你能把这口气还回去。”


没等William拒绝,他转身就要离开,走时还用两指靠靠额间,玩笑般的敬了个礼,只留下一句话,倒像是劝诫。


他说“陈生,你要等得,莫让人将你多年努力全数抹去,该争的时候要争,该心狠的时候要心狠。


一瞬间,William竟觉得香烟索然无味。


 


 


2


后来再见的时候已经是2014年的寒假。


旧日里独自落寞在天台抽烟的悠闲已经全然找不到,William如今走到哪都是前呼后拥,好不热闹。他以前龟缩在小小的地方还不知道,原来只要跨过一片小小的海湾,就会有那么多人等着来爱他。


白玉兰奖颁奖这天,William起了个大早。他得知自己入围的时候就没想过要拿奖,所以连挑选衣的时候也是漫不经心的。他不着急,但身边的工作人员倒是十分紧张,各项工作匆匆忙忙满满当当的,好像做的就是一定不能空手回去的打算。离走红毯还有好久,William穿着宽松的休闲服躺在沙发上刷了会微博便觉得无聊犯困,他撇了眼忙的脚不沾地的助理和经纪人一下子起了玩心。


背着工作人员偷偷下了楼,他连帽子口罩都没带就窜进了隔壁的万达。一去,正赶上电影开场。


周围左右都坐的是年轻的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和同伴们说个不停,William仔细听了半天,只能暗叹这些小姑娘对于吴亦凡真是知道的比自己都多。过了一会儿甚至有胆子大的女生靠过来问:“你也是吴亦凡的粉丝吗?”


William不好驳了女孩子们的心意,小声说了句是的,竟然还意外获赠了一份巧克力味的爆米花。但被问到喜欢他哪点的时候,William竟一时半会说不出来了。没有自己帅,跳舞没有自己有力道,唱歌没有自己音域广,唯一的优点就是比自己高。他说出的这个答案当然没有让女生很满意,这一回合自然是少了掉落的奖励物品。他愤愤不平的看着女孩手里捧着的热可可,连电影开始了都还在想刚才为什么不为了一杯饮料而折腰。


文艺爱情电影一直都不是William的菜,在加上这几天来回奔波和不停的上通告,他一下子就睡了过去,怀里抱着吃了一半的爆米花,完全忘记了原本看一半就走的计划。


 


 


“喂,快醒醒。”


怀里的一桶爆米花突然被抽走的空虚感使William一下子惊醒。缓过神来,William看着眼前这个带着几十万瑞士名表,穿着一身笔挺西装却蹲在自己座位旁的男子,心竟不自觉的跟着多跳了一下。他脑筋还没转过弯来,一张嘴便说出气死人的话。


“把我的爆米花还回来。”


吴亦凡轻声嘟囔道:“怎么不睡死你这个小笨蛋,最佳男主角的奖不想要啦?”


William一下子回过神来,连忙拉着人就往出口处跑,撞到门口抱着礼服的经纪人,自然是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等匆忙赶到现场的时候,William所在的剧组已经走完了红毯坐到位子上了,经纪人转脸又要批评,还没等开口便一下子被吴亦凡给拦住。


“让William和我一起走吧,保证让你家William拿明天的头条。”


吴亦凡狡黠一笑,还没等人答应,就把人拽上了红毯。


签名版前的主持人还在规规矩矩的念着台本,一下子就被粉丝的欢呼声惊的抬起了头。她连忙换了辞,特地向后退了几步,好把机位给让出来。


“今天二位的造型是事先商量好了的吗?”女主持打趣的说道。


“当然不是。”William连忙摆手,自己连造型都没有做好吗。


“怎么不是,我们说好要一起熬白头呢。”吴亦凡低头直直的看着William的眼睛,背在身后的手悄悄的勾了勾William的指头。


William突然想到了以前吴亦凡发给自己的照片,不知道是哪个颁奖晚会,两个男女艺人偷偷的在台上牵了手,正面看过去是一本正经的谢幕,可背后却藏着恋爱的小心思。


现在不就是这样吗,台下的闪光灯晃得人发晕,William却坚定的回扣住了那人的手。


晚风瑟瑟,终于又见你。


 强制he    因为实在是好懒所以就这样强制的结尾啦,撒花~~~~~~~


 



所以⋯⋯凡凡是当着峰峰的面唱了等等客串的《bad girl》吗?
( ´・ᴗ・` ) 脑补一场大戏啊!!!!!!

占tag

有胖友去广州看兔兔的生日会吗,我们面基起来啊QAQ

恃靓行凶2(峰霆 凡等)

算算我是好久没宠幸这篇了啊,但昨晚发糖炸醒了我,(boom~哈利路亚~~~~)我这么一个有责任心的girl当让要努力的补完脑洞啊QAQ,特别番外已在企划中~(*^__^*) 嘻嘻……

 

胖友们还记得剧情吗QAQ,一个负责任的前章链接

http://liurheft.lofter.com/post/1d4b0932_7fcf1b8


2

 “你,知道自己错了吗。”

William知道自己被小老板叫到会议室就是来清算旧账的,但可惜即使他想了一路的台词,也硬是没想出什么脱罪的法子。

隐瞒谎报任务星级,大意自傲使得任务失败并且还让小老板陪自己一同陷入险境,这三条里就算只犯了其中一条,那也是要记大过,扣工资的。他思来想去除了好好认错,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了。

 

 

“知道了,知道了。”William乖乖的立正站在kris的面前,一听到他的问话就立马如捣蒜般直点头。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知道那个李易峰是什么人吗,你就敢去招惹,还敢谎报任务星级,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吴亦凡本想着若是William能好好认错,就新账旧账一笔勾销,可如见看见这人敷衍的样子,更加是恨不得好生抽一顿让他涨涨记性。

他知道William一向是胆子不大,本事大,技术部的黑名单上William一直都是高居榜首,就是因为他带出去的每一样东西,上到配置的高级跑车,下到手上戴的监测手环,回来的时候,没一样是完整的。

这些事情虽然技术部的人打了无数次小报告,但kris一直都压下不提,就是盼着这人有一天能幡然醒悟,重新做人,不要在这种不光彩的事情上次次都争第一,但没想到他尽然是越发的争气了。


要说怕,William在这偌大的办公楼里恐怕也只会怕眼前这小老板一人。刚才小老板怒拍桌子的时候,William的脑内就在不停的在循环“完蛋了,这回是真的生气了”这句话,他此刻的表情像极了被踩到短尾巴的兔子,顶着故意挤出来的几滴眼泪,可怜兮兮的盯着眼前人,十分狗腿的端起桌上的水递到那人手里,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相扶到老不容易,是否更该去珍惜。为了小事发脾气,回头想想又何必。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你若气死谁如意?况且伤神又费力。”

“你给我闭嘴!”

Kris急火攻心,差点把手里端的那杯水全数泼在那人标致的脸上。

“谁教的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William!你今天就给我站这里里写检讨,什么时候写到我满意了,你就可以继续工作,你要是还敢敷衍,我就把你那些旧账全部翻出来。我看你禁得住几番折腾!”

William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极不情愿的应了声好,搬起小板凳就打算蹲在墙角写检讨去,哪知道还没有端起凳子就被一声喝住。

“你还好意思坐着写,给我站过来,对,面向我,站着认真写”

 

 

罚站写检讨的那人也再没声辩,现在这两人一个憋了满肚子的火气,一个憋了满肚子的委屈,是谁也不想理谁。

吴亦凡一向对谁都不徇私不包庇,但就是拿眼前这人没办法,打舍不得打,骂几句就开始瞪着眼跟你使性子。可William偏偏又是个极不省心之人,脱几层皮都学不乖的道理,又岂是写几份检讨就能明白的。

其实是他愿得陪William玩这种你追我赶的幼稚游戏。

kris第一次见着他的时候就觉得这人是不一般的,他不适合当个杀手,他入错了行,他一笑时露出的大白牙和小酒窝好像是要把活活人溺死在春日的暖阳里。

“我比你大五岁,所以你以后要喊我William哥。”

那人掰着手指算年龄差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所以吴亦凡也好脾气的没有计较辈分的问题,他只想离这人近一点再近一点,最终彻底侵入他的领地。

毕竟人总是向温暖的地方靠近。

 

 

“什么叫‘以后绝不会再犯’,你还敢有以后?”

“ ̄へ ̄不会了。”

“你看看你的态度,今天份的萝卜糕减半。”

“(QAQ;)补药啊”

 

 

 

 

3

这一整个星期William就像身处在低气压的中心,脸上写满了不开心,就因为那无耻的小老板不仅扣了自己三个月的工资,还勒令食堂取消“萝卜糕”这道港式甜点,至于什么时候再恢复此菜那便是遥遥无期了。

 

 

“L姐,帮我找一个需要出差的任务,越远越好。”

William气呼呼的冲进L姐的办公室,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发出“噗”的一声。他刚从食堂回来,没吃到萝卜糕让他越发的生气。

“要不去上海,经费你随意挥霍,回来报销。”L走过去揉了把他的头毛。

“还是姐姐你最好,是什么任务啊。”

William抬头盯着L ,眼睛亮的好似里面有星星。

“不难,以你的能力来去不过半个月。”

“这么容易?”

“吃了教训你还敢掉以轻心?”

L一巴掌糊上William的后脑勺,那人举着手假装投降的样子又让人没了脾气。

“我们怀疑天虹模特公司私下做活人贩卖交易,据调查,他们今年有二十四个模特无故失踪,你的任务就是参加他们这次的夏日新人选拔,成为正式签约模特,在他们内部找出有力证据,最好能够一举摧毁他们的地下交易网络。”

“放心啦,你看我这体格。”William说着做了个健美先生的pose。

“选进去当然是没有问题,只是你要想办法让他们看中你,把你…..恩…卖了。”

“卖……卖了,怎么卖,难道他们要把我的肚子剖开吗,我拒绝。”

“恩……活人买卖又不是卖器官怎么会解剖,你放心啦,只要你能混进交易线里,最后向组织汇报交易地点就自然有人去接应你,这样到时候我们人赃并获就能一锅端。”

“他们要活人干什么啊……”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具体行动计划我会发到你的手机上,现在,给我继续罚抄员工守则去。”

William的问题还没有问完就被无情的赶了出去,他瘪着嘴,哭丧着脸摊开了员工守则。

 

4

【上海·思南公馆】

“果然,L姐虽然脾气暴躁了一点,但还是不会骗自己的”,William站在自己即将入住的公馆前面认真的想。

他这次的身份是个海龟回国的二世祖,名叫秦朗,双亲很早去世,家族大权被兄长掌握,然而唯一的哥哥却因为财产纷争将他赶回国内。William在飞机上脑补了一段兄弟阋墙的商战戏码,他不禁有些同情这个秦朗,虽然只是短暂的扮演这个虚拟人物的一生,但这种不被需要不被爱的人还是很可怜。

     

 

选秀进行的很顺利,William不负所托成功的签了约,得亏他那大大咧咧的性子,还没几天就和同级的新人模特打的火热。中午,一帮年轻人风风火火的到饭店吃饭,因为带领的经纪人没来所以气氛要比平时活络一点。吃了一会,大家就聊开了。

一个气质阳光的帅气男孩神秘兮兮的说:“等一下我们不是要拍摄杂志硬照吗,我听说啊,总监还专门请了著名的前辈来指点呢,说不定我们中的谁啊就直接被那位选中一同合作拍封面呢,那起点可就不一样了。”

大伙儿一下就讨论开了,William也凝神听着,须知这种八卦和小道消息可是职场奋斗必备啊。

 

 

 下午一开工经纪人果然就带他们去见那位人气明星,十几个大男孩站在一排任人挑选的样子也是十分养眼。透过摄影棚的磨砂玻璃窗,隐约可见走廊洁白的灯光下,一个高挑的人影,正不紧不慢的走来。

在他出现在门口的一刹那,所有人在经纪人带领下,齐声鼓掌,清脆又热烈。

然后William就看到,总监身后跟了一个面无表情的英俊男人,一起走了进来。

此刻,所有的男孩都露出春风般的笑容望着他,唯独William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男人的确气质出众,一身休闲的西服把他的身材显得越发的匀称,的确很像是一个红得发紫的大明星。

可是能不能有人告诉他,为什么组织里的一号恐怖分子,害自己遭了那么多罪的李易峰会出现在这里?


恃靓行凶(峰霆 凡等)

深夜脑洞,不知道会写几章,有没有肉难说,上班无聊时的脑洞,单纯纪念实习完美结束。    


     做特工这行的一定要足够普通,这是业内不成文的规定。一个好的特工一定是要是在放下刀枪后,走进任何的胡同都能融入柴米油盐这样琐事里的普通人,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伪装成任意行当里的老百姓,在平凡的日子里等待组织不平凡的召唤。


   可惜偏偏有人不准守这样的陈规。那人除了名字之外,无论哪点都无法靠近“普通”这个词。组织里的人私下偷偷给他的行动取了个代号叫“恃靓行凶”,他是个香港仔,名字叫William,一个极其普通的英文名字,听说是他为自己精心挑选的。


  William是一年前才进组织的新人,按照规定是没有办法出关键任务的,可是他在刚进组织的一年里大大小小的案子就做了十几个,可以算作是老员工们三年的工作量了。他战功赫赫,同事们都看在眼里,能干的人总是有些特权,所以William可以拿到公告栏里贴在最顶端的任务,以前,组织里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特权,那人是老板的嫡子,没有固定的工位,这也是William最羡慕那人的一点。


      


   “William,这次的任务我都考察好了,你什么时候出发。”


    说话的是William的负责人L小姐,她什么都好只是喜欢一惊一乍,所以William从来不会告诉她自己的任务是什么级别,只是每次都吩咐她尽量把计划做的详细。


    “都好了的话,那就明天动手吧。”


    “好的,你今天就提前回去吧,明天起身去北京,这次的身份是个记者。”


    “劳你费心了,L姐。”


  William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收好L小姐给自己的文件就打算提前下班,一个特工竟然还要坐办公室,这是他最难以理解的地方,所以每次有这种机会的时候,他都是立马消失,刻不容缓。他伸手摸出被自己藏在键盘底下的任务原件,纸张折叠的痕迹刚好压在了那人俊秀的脸上。李易峰,一个长得还没自己好看的当红明星,William嗤笑了一声,以往被贴在顶端的要么是连环变态杀人犯,要么是庞大走私集团的大老板,他是不相信长得这样人畜无害的人能够得上赤星标准的,真要说的话,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人看见自己提着刀害怕的连忙叫警察的惊恐样子。


  william把文件放进身边的碎纸机里,机器的牙齿逐渐吞噬掉瘦薄的纸张,文件页眉上赤色的星型标致瞬间被撕咬殆尽。他这样做过很多次,虽然违反规定,但也从未被组织上发现,没有人告诉过他违反规定的代价是什么,所以他每次做的最坏的打算也无非是死在任务执行途中,但这次,事实告诉他,他还是太不专业了。


   专访的时间定在了下午,william跟着采访团队在路上耗了许久才找到李易峰的家。看起来在北京接应的团队除了全员路痴之外还是十分靠谱的。他们把武器之类的东西全部藏在了事先准备好的空镜头里,william换上他们准备的职业西装,看起来像极了新闻里的男主播。唯一不足的是L姐没有料到他这几天,每晚都和人约着去吃了宵夜,略微有些长膘,原先正合身的东西,现下到是有些束缚了。不过腰臀那里憋的紧也不影响活动,只是看着身材有些......格外良好。


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这场采访的主角才正式到场。李易峰进门时候略带歉意的微笑,使得他的嘴角上扬成一个漂亮的弧度。像一只黑色的,有着黝亮皮毛的猫一样。


“我是不是要比黑白照片上的好看一点。”李易峰整了整衣领,惬意的坐在了William对面的沙发上。


William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的不客气,本是想直接招呼的,但又觉着一上来就动刀动枪的也不好,心想着反正是赶不了今晚的飞机了,耽误一会也没什么大碍。便和他聊了起来。


“明星真的不容易当啊。”


“你们做这一行的不也不轻松吗,赶夜班的时候多,组织上一召唤,这就是在被窝里都得爬起来啊,不过有些事情也的确比较适合在晚上做,你说对吗,陈......先生。”


William倒是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了,不过又觉得这番话实在是有道理,自己杀个人也挺辛苦的,大半夜起来动手的事情也不是没有,便发自内心的点了点头。


“你们办个外采摄像师也是挺辛苦啊,一个机器带了这么大一袋镜头,不重吗?”


李易峰起身绕过机器,颠了颠放在William脚边的大袋子,他像个好奇的少年,蹲着身子,抬头直直的盯着坐着的那人,问道。


“可是,一台摄像机,怎么换镜头呢?William,你告诉我好不好。”


William听到他喊出自己的名字就知道事情不妙,正准备抽出袖口里藏的银针时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椅子上的暗扣已经将自己束缚的死紧。那暗扣里裹着倒刺,只是刚才微微的扭动手腕,就已经咬进了皮肉里,勒的生疼。


“本来是给了你一下午的时间让你回心转意的,没想到现在的小朋友真是血气旺盛。”李易峰悠悠然的站起身来,他摆了摆手示意那群摄像的打光的都退下,William看着慢慢撤走的“战友”顿时明白自己这是进了瓮里,情绪激动的骂了句                       


     “扑街”


李易峰低头看了眼那手脚被束的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小孩子本事不大脾气到挺大的,不过,你真觉得你们组织里的人会傻到连我家的都找不到吗,本来给了你很多机会的,哪知道你一次都不珍惜。”


 “你到底是什么人!”william猛地一扭头挣扎着向前扑去,眼神狠厉。


李易峰抬脚踏上他双腿中间露出来的横杠上,伏下身子把他逼得乖乖靠回椅背。


“劝你一句,你这样动,唯一的可能就是倒刺扎进肉里,挑断经脉,这样倒是还省的我动手。”


那人的手不知怎的攀上William的脖颈,修长的手指不停的在喉结处规律的打着圈,William紧张的不停向后退,他从未接受过这种形式的刑讯逼供,只盼着那人赶快抽出鞭子让这种刑讯早点走上正轨,免得自己受更多的苦。


“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我的标准是赤星?”


那人语气戏谑,不规矩的手指甚至挑进了William扣的严实的衣领里。


“你……要杀就杀,别给我玩些扭扭捏捏的花样。”William被他逗弄得极其不自在,组织只教过他们如何忍受皮肉上的痛苦,如何在实在受不了折磨时不动声色的自杀,但却从未告诉过他们,遇到像这样的骚扰该怎么办。


“小同志,你还真是着急,以前你们组织派来的人可都没你有意思,有的太不经打,玩的两下就不行了,还有的,连我的面都还没见着,就不小心死了。你生这么一副好皮囊,直接上手就太暴殄天物了。”


William顿时明白了这人的等级为何如此之高,但此时明白也毫无用处了。李易峰如同拨弄琴弦一般优雅的解开猎物衣物上的纽扣,猎物的胸膛在黑色西装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白皙,简直不像是一个习武之人该有的体格。


李易峰轻轻的划过William胸膛上的茱萸,“以前我都是直接把他们吊起来,双脚离地,吊久了连整个脸都会充血浮肿起来,再把长塑料管从他们的喉咙口直接插到胃里,开闸放水,胃里充水,塑料管压迫呼吸道,任谁都撑不了30秒。”


William自是明白他口中说的“他们”指的是谁,但又不甘心自己就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只得破罐子破摔,“你今天杀了我,明天还会有人要来除掉你,亏心事一开始就做不得。”


李易峰听到这话,发狠似得掐住他腰间的一块软肉,生生的扭了半圈,疼的William眼泪都快掉下来。


“你说我做亏心事,不是你们赶尽杀绝我会如此心狠手辣吗,你根本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就来为人卖命,William,你太天真了,我们都只是组织的物品,唯一的区别就是你是杰作,而我只是失败的次品。”


William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但好奇心却驱使他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只是他的问题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房间里的局势突然就变得不一样了。


男人形同鬼魅一般快速的钻进窗子,还没等李易峰反应过来,黑洞洞的枪口就抵上了他的太阳穴。


“好了,李易峰,科普时间结束了。”“呵哒”一声,身材高大的男人给枪上了膛。


“Kris,你来的比我想象中的慢了。”


“路上耽搁了一会,你知道,北京很堵。”


“哦,我还以为你们是打算放弃这个小朋友了。不过,你们也别再拿他来试探我了,无论是测试还是评估都显示我的记忆还是完整的。”


“我知道,所以希望你把他还给我们,毕竟,你现在自身都难保。”


“我要的是完整的陈伟霆,不是现在像个傀儡一样的William,你带他走吧,我喜欢的人,我要亲自找回他。”李易峰按下手中的遥控器,椅子上的皮拷应声解开,William好似是还没有从两人的对话里回过神来,呆呆的望着李易峰,眼神像是要把人盯穿一样。


Kris收了枪,轻声唤了句William才让呆滞的那人回过神来。李易峰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欣喜的发现William偷偷回头看了自己一眼。


李易峰记得那人还与自己热恋时说的肉麻情话


“喜欢,是一种本能。”


 


 



误入歧途(金主X大明星)

(金主x大明星)肉William专用标题,对,我就是对娱乐圈梗如此的执着。


注意,前方高能,未成年的妹子一定要仔细观看。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six6&tid=3076216#Content


就是这样    可能是无售后服务啦  


我就是和William一样只管挑火不管灭的girl


(*^__^*) 嘻嘻……